我是家族中第一个本科生

2019-07-08 08:47:14  来源:一分快三-各界导报  


[摘要]祖父生在旧中国,豫西南偏远农村的一个小村庄。20世纪初,豫西南农村连年大旱,庄稼连年歉收,剥树皮,挖草根,剜野菜,为填饱肚皮,曾祖父恨不得上天三丈、掘地三尺为一家老小寻找可以吃的东西。正值求知欲最强年龄的祖父与学堂无缘,只有依靠给地主家放羊挣点油盐钱。十三岁那年,祖父随本家的一位大叔逃荒到陕西柞水谋生。...

  □ 时贺新

  祖父生在旧中国,豫西南偏远农村的一个小村庄。20世纪初,豫西南农村连年大旱,庄稼连年歉收,剥树皮,挖草根,剜野菜,为填饱肚皮,曾祖父恨不得上天三丈、掘地三尺为一家老小寻找可以吃的东西。正值求知欲最强年龄的祖父与学堂无缘,只有依靠给地主家放羊挣点油盐钱。十三岁那年,祖父随本家的一位大叔逃荒到陕西柞水谋生。

  新中国成立时,祖父已定居柞水十余年。当时的中小学校在山城比解放前的私塾多了一倍,最关键的是学费不贵。到了上小学年纪,父亲兄弟三人先后被祖父毫不迟疑地送进了师资较好的城关小学。无论农活再忙再累,祖父均不允许儿子们向老师请假回家帮忙。父亲刚满九周岁时,祖母因深夜突发的山洪意外去世。在既当爹又当妈的艰苦岁月里,祖父未听从他人让儿子们退学以减轻家庭负担的劝说,咬紧牙关,想尽一切办法开源节流供儿子们相继完成了中学学业。父亲语文特别好,后被乡初中聘为民办教师。三叔头脑灵活,待人实诚随和,改革开放初期就被任命为县副食品公司的经理。

  父亲三兄弟先后成家,我们姊妹陆续出生。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,我们鱼贯而进,又鱼贯而出。十个指头有长短,五姊妹中,堂姐是学习成绩最好的,在全县也是名列前茅。1996年初夏,堂姐迎来了烫金的省农校录取通知书。

  在中专生包分配的年代,考上了中专,堂姐就成了吃皇粮的干部,左邻右舍羡慕不已。你姐考上了中专咧,你难道不眼热、心动?恨铁不成钢的父亲手指戳着我的脑门儿责问。我是姊妹中年龄最小的,也是学习成绩最不中的。农村初中,每年能考上中专或县中的不过一两人。我成绩平平,每门功课不超80分,考取中专或重点高中,无异于天方夜谭。

  1999年6月末,我初中毕业了。父亲有意让我到一所农村高中继续念书。学习底子太薄,高中混上三年回来还是“修理”地球,还不如早早去打工挣钱。正当我鼓足勇气,欲向父亲摊牌时,一则消息改变了我的人生走向。

  去县城开会回到家的父亲,喜滋滋地告诉了我一大新闻:自1999年开始,大学录取率将较往年大幅提高。大学扩招,给更多的普通学生打开了一扇提高综合素质与获取一技之长的大门,也给了我这个农村娃一次追逐梦想的机会。父亲反复研读了大学扩招政策,鼓励我放弃自卑,重塑自信。

  那年初秋,我放弃了去深圳打工的念头,自信满满去农村高中报到。高中三年,我晚睡早起,抓紧一切时间奋发学习。2002年9月,我被西安一所大专录取。读大专时,我以高中时的苦行僧模式,一手紧抓公共必修课,一手紧抓法律专业课,顺利通过全省在校生专升本考试,被延安大学录取。考取本科,梦想成真,为参加公务员考试、司法考试获得了“准考证”。2008年元旦,凭借五年大学的知识积累与融会贯通,综合能力由量到质的蝶变,我如愿成为一名法院干部。

  回眸往事,饮水思源。我们堂兄妹五人,两中专、两大专、一本科,这是祖父在世时想都不敢想的。感谢新中国成立以来党和政府的教育方针与政策,令我的父辈望子成才美梦成真。

编辑: 罗亚秀

相关热词: 祖父 大学 农村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网只是转载,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、稿酬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电话:029-63903870

本网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,版权均属一分快三所有,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一分快三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备案号: